電視專題片《國家監察》第二集《全面監督》

科研信息網 林曉舟 2020-01-14 11:19:03
瀏覽

原標題:電視專題片《國家監察》第二集《全面監督》

  【解說詞】“監”,這個字最早見于商代甲骨文,在目前能識別出來的1000多個甲骨文單字中就有“監”這個字,“監”描繪的是一個人俯身低頭面對盛水的器皿,本意是以水為鏡照視自己,于是引申出自上視下的意思,又引申出監察、監督等含義。這個字走過幾千年,外形幾經演變,其核心含義卻一直沿用至今。

  【解說詞】深入推進國家監察體制改革,體現的正是黨中央加強對公權力全面監督的決心。中國共產黨清醒地意識到:黨全面領導、長期執政,面臨的最大挑戰就是對權力的監督。必須不斷堅持和完善黨和國家監督體系,探索出一條黨長期執政條件下進行自我革命、實現自我凈化的有效途徑。

  【字幕:2018年12月1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一次集體學習】

  【解說詞】2018年12月13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一次集體學習時強調,深化國家監察體制改革的初心,就是要把增強對公權力和公職人員的監督全覆蓋、有效性作為著力點,推進公權力運行法治化,消除權力監督的真空地帶,壓縮權力行使的任性空間,建立完善的監督管理機制、有效的權力制約機制、嚴肅的責任追究機制。

  【解說詞】黨中央以黨內監督帶動其他各方面監督,從黨內監督全覆蓋破題,通過深化國家監察體制改革,整合機構、完善職能、創新制度,把監督對象從黨員、干部拓展到所有公職人員。《監察法》把所有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都納入了監察范圍,填補了過去黨規黨紀和行政監察之間的空白地帶。這樣的變化,很快反映在了具體工作中。

  【解說詞】2018年8月29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吉林工商學院副院長張國志涉嫌嚴重職務違法,目前正接受監察調查。這條消息一出立即引起了社會關注,原因是張國志并非中共黨員,他落馬時也并非行政機關公務員,而是高等院校的副院長。

  國志勇(吉林省紀委監委專案組工作人員):接到他的線索是2018年2月份,接到線索之后,我們仔細甄別了一下,張國志的身份屬于是非國家行政機關工作人員,同時他又不是黨員。

  【解說詞】舉報線索反映的是張國志之前在吉林體育學院任副院長期間以權謀私的問題。吉林省紀委接到線索時,張國志已經調任吉林工商學院副院長。監察體制改革前,在公辦的教育、科研、文化、醫療衛生、體育等單位從事管理的人員,掌管著公共資源、行使著公權力,大多數不屬于行政監察范疇,非黨員也不在紀委管轄范圍,這就出現了監督的空白。

  于海峰(吉林省紀委監委第十六審查調查室副主任):我們也是接到過類似的這個問題線索,就感覺到比較為難,沒有約束權,沒有查處權。

  【解說詞】制度上的空檔,也助長了一些人鉆空子的心理。黨的十八大之后,黨中央高度重視反腐敗工作,但張國志覺得自己不是中共黨員,紀委管不到自己頭上來。2015年,他擔任吉林體育學院副院長期間,利用職務之便,為兩名私人老板在承攬學院公寓樓、田徑運動場、綜合體育館、實驗室相關工程上提供幫助,收受賄賂。

  張國志(吉林工商學院原副院長):中紀委、省紀委、市紀委也都是發文件的,我認為別人的事和我沒關系。觸犯點也是可以的,有僥幸心理。自己不是黨員,可能約束上差一些。

  【解說詞】國家監察體制改革改變了這一狀況。《監察法》明確了六類監察對象,既包括公務員以及參公管理人員、受委托管理公共事務組織中從事公務的人員,還涵蓋國有企業管理人員、公辦教科文衛體等單位和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中從事管理的人員等,只要依法履行公職,行使公權力,都被納入監察范圍。

  孫松濤(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案件監督管理室二級巡視員、紀檢監察員):國家監察體制改革之前,黨的監督實現了全覆蓋,但是根據行政監察法,行政監察對象的范圍主要是國家行政機關及其工作人員,有一部分人不是黨員,也不是過去的行政監察對象,但是他行使的依然是公權力,這次通過監察法就把他全部納入了監察對象。

  【解說詞】2018年3月,《監察法》正式頒布施行,類似張國志這樣的身份不再是監督的盲區。吉林省監委很快對這一之前暫存的問題線索啟動了初核,掌握了張國志職務犯罪的確鑿證據,于2018年8月對他采取了留置措施。經調查,不僅查清了他擔任吉林省體育學院副院長期間的受賄事實,也發現了他之前在松原市副市長、吉林省體育局副局長等崗位上的受賄行為,違法所得累計達數百萬元。

  張國志:對于非中共干部的管理,應該說紀委管不到,監察法出來以后,還有法律還是可以管到的,現在這就是東窗事發。

  【解說詞】國家監察體制改革使一些過去藏身于制度空檔的違法行為,不能再逍遙法外。吉林省紀檢監察機關2018年共立案18200件,其中,涉及非中共黨員監察對象的案件就有1176件,立案查處1199人。

  李強(時任吉林省紀委監委案件審理室副主任):過去在一些非中共黨員這樣的領導干部當中,存在著這樣一種不受約束的思想,監察法頒布之后,實現了對所有公權力的公職人員的(監察)全覆蓋,給各級監委依法履行國家監察職能,提供了法律的依據。

  【解說詞】推進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實現了對所有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的監察全覆蓋。在這個基礎上,不斷推進組織和制度創新,一體推進黨的紀律檢查體制、國家監察體制和紀檢監察機構改革,讓有形覆蓋和有效覆蓋相統一。

  【解說詞】2018年10月,經黨中央同意,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關于深化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派駐機構改革的意見》,在鞏固黨的十八大以來派駐監督取得的明顯成效基礎上,進行新一輪派駐機構改革。根據黨章黨規和憲法、監察法有關規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統一設立46家派駐紀檢監察組,監督中央一級黨和國家機關129家單位,切實增強監督全覆蓋、有效性。

  劉碩(中央紀委國家監委辦公廳副主任):這次派駐改革,一個突出的特點,就是適應了國家監察體制改革的要求,將派駐機構統一規范為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派駐紀檢監察組,賦予派駐機構監察權。那么派駐機構既要按照黨章和其他黨內法規的要求履行監督執紀問責的職責,又要依據憲法和監察法履行監督調查處置的職責。有利于我們進一步地加強對所有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的監督,來增強我們監督的效能。

  【解說詞】在新一輪派駐機構改革中,引人注目的一項舉措是,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向各大國有銀行,以及國開行、中信、人保等總計15家中管金融企業直接派駐紀檢監察組。這些金融企業之前有內設紀檢監察機構,改革后由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直接派駐,和過去有著本質的變化。

  朱克鵬(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中國建設銀行紀檢監察組組長):企業的紀委它主要的問題是獨立性、權威性不夠,所以就造成了不敢監督,不愿監督,監督缺位,監督不力。派駐改革之后這種狀況發生了比較大的變化,企業內設紀委改設為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派駐紀檢監察組,本質上屬于上級紀委對下級黨組織的監督,所以它的監督力度就大了,權威性和獨立性自然也就有了,那么監督的效果呢,也就出來了。

  【解說詞】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三大攻堅戰的重要任務,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是其中的重點。但近年來查處的國有金融行業的腐敗案件反映出,腐敗問題是導致金融風險的重要原因之一,對這個領域黨員干部的監督亟需加強。2018年查處的中國華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賴小民案,就是其中一個典型案例。

  陳清浦(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干部監督室副主任):我們也曾經辦過多件金融領域的案件,但是都不像賴小民事后查清的違紀違法的這種數額、危害程度、犯罪情節、犯罪手段,都是觸目驚心,讓人瞠目結舌。

  【解說詞】在本案調查過程中,專案組在北京某小區發現了賴小民藏匿贓款的一處房屋,里面有多個保險柜,存放的現金達兩個多億。賴小民為了逃避調查,都是要求行賄人用現金交付,收錢后他自己開車來這處房子,親手放到保險柜里,路上還會特意多繞幾圈,以防有人跟蹤。他和一些關系密切的知情人之間,說到這處房子都是用暗語,管它叫做“超市”。

  賴小民(華融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拿了就往那兒一放,就像經常會去超市嘛,把這個名字叫超市。就在里面鐵柜里,鐵皮柜,一分錢都沒有花,都放在那里了,最后組織上都收了。所以我說要這么多錢有什么用呢,最后又不敢花又不敢用,還提心吊膽的。

  【解說詞】“超市”里藏的巨額現金,只是賴小民違法所得的一部分。除了現金,他還收受大量房產、名車、名表、黃金、字畫。他的違法所得最終數額還需經司法機關最終認定,但無疑將是一個令人震驚的數字。